回顾印度米格-29K战斗机的历次失事
来源:回顾印度米格-29K战斗机的历次失事发稿时间:2020-04-04 20:56:39


在山对面的柳树桩,防火也是一项重任。柳树桩是一个移民安置点,多数人是从其他县市搬来的。“有的人来自高寒地区,也有的人在80年代躲避计划生育,在这里安家。也由于这个原因,大多数人的祖坟并不在这里。”

“40年从来没有看到那么大的山火,火焰蹿起几米高。”在山下守候的大巴司机邱富伟很着急,想去火场救人,但火势太大了,没办法进去。“我把21个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,当时心里就知道,肯定出意外了。”

到了晚上,火势越来越大,“不受控制”。

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也认为,火是从西面着起来,然后朝山的东面柳树桩漫过来。

马鞍山村里,随处可见防火宣传的标语。其中一条标语上写着:2019年,西昌市查处野外违规用火案件97件,其中移送起诉5人,治安拘留62人,行政处罚30人,您想成为下一个他吗?

除了每年清明前后统计上坟的人员,岗哨员周玲玲的主要任务是监测火情。她每天都会坐在蔡家沟水库旁边,盯着山上有没有冒烟。如果发现火情,她就要第一时间给森林防火指挥部打电话,或者拨打119报警。

4月2日,山火基本扑灭,不时有烟点冒出。柳树桩村的大部分村民回到家中。陆续有村民上山悼念,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去兮不复返。”、“一路走好,壮士英雄”,村民用毛笔写下挽联,放在被烧得发黑的山坡上。

运载扑火队的大巴车司机邱富伟记得,车停在离火场几百米的地方,队员们下了车,在向导的带领下进入火场。走之前,领队叮嘱要注意安全,然后队员们齐声重复,“一定注意安全!”

吉克撤下山后,在洛古坡小学见到了冯才勇的妻子王雪。王雪不停地给丈夫打电话,但一直没人接。“她预感出事了,崩溃大哭。”

透过烧伤隔离病房的玻璃,新京报记者看到,岳仕明戴着口罩,右下肢缠着绷带从监护室走出,已能自由走动。当新京报记者问及他身体情况是否良好时,他点头回应,“好。”